鄄城信息港

主页 > 鄄城房产 >

  本报7月26日讯(记者 张凯) 每当无雨天气,滨州街头便会出现不少打着“专修楼房漏水”广告牌的机动三轮车和操着外地口音的男男女女。据了解,这些车辆和外地人大都来自菏泽鄄城的县乡农村。那群外地口音的男男女女来滨州专做房屋防水生意,经多年发展,他们已承担了城区约七成多的房屋防水工程。 李建明,菏泽市鄄城县彭楼乡人。虽然只有38岁,但他干房屋漏水修理工作已有十多年,在同行中已经算是个“老手”了。26日下午,李建明告诉记者,目前在全国各城市做房屋防水的菏泽人不下2万人,修房屋漏水“专用”的车子不下1000辆。而长期在滨州做防水工作的菏泽人大约有100人,车子约在30辆左右。

  “这是第八个年头了。”李建明告诉记者,2003年春他第一次跟着师傅来滨州做房屋防水生意,那时他才30岁,而当年和他一起从家乡出来的人也大多还在从事这个行业,而有些也去了四川、深圳、内蒙古等地。

  鄄城做房屋防水工作的人很多,同样从菏泽来滨州做房屋防水生意的刘秋平说,在她的记忆里,村里20年前就有人在外面做这一行了,现在他们村约三成村民常年在外做这种生意,已经很难分清谁是村里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了。

  由于常年在外漂泊,李建明说,他们只有在农忙时才回家,平日里就在各城市常年漂泊,白天走街串巷做生意,晚上回到出租房休息,没活的时候就三五个老乡聚在一起打牌。 在路边等生意的王鑫说,鄄城老家只有五亩多的地,靠种田很难维持生计,“现在一年怎么也能赚个几万块钱吧。”五年前在亲人的介绍下,他跟着老乡去四川一带给人修房,直到两年前,他才跟着老乡来到滨州。

  “去年修了70多座楼房。”王鑫说,其实他们大多数时间都是跟着工程队一起做工程,只有在没活的时候才会走街串巷做房屋漏水的修补生意。王鑫估计,近年来他和老乡大约修了滨州城区的约七成漏房。

  “最担心的就是受伤。”李建明说,干他们这一行,除了要上房爬高之外,最主要的就是要熬制胶体,漆黑发亮的轮胎胶是他们工作所需的材料,虽然冷却时又硬又凉,但熬制成液体时,就变成了200多度的危险品。“很容易被烫着。”刘秋平说,她就被胶体烫着过,胳膊起了豆粒大的水泡。 王鑫今年32岁,但看上去却有四十岁左右的样子。和其他老乡一样,王鑫带着老婆常年在滨州漂泊。“最大的希望就是赚足了钱,回家做点小生意。”王鑫说,虽然在外面能赚点钱,但这样的漂泊终究不是个办法。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