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股票配资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3110

积分

0

好友

976

主题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4-1-9 23:32:43 | 查看: 46| 回复: 0
摘要: 看到这些图片我哽咽了,虽然是我收藏了起来,但是好多东西已经忘了叫什么名字,所以特意打电话问了母亲,因为二十年过去了我实在也忘记了名字。我们的那些同龄人啊,都已是当爹当娘的人了吧,存起来留给以后的孩子们看看吧,告诉他们这就是当年你爹你娘童年的那些物质品,满足品。zhiliaopapa(蝉的幼虫 )我的

正文:
看到这些图片我哽咽了,虽然是我收藏了起来,但是好多东西已经忘了叫什么名字,所以特意打电话问了母亲,因为二十年过去了我实在也忘记了名字。我们的那些同龄人啊,都已是当爹当娘的人了吧,存起来留给以后的孩子们看看吧,告诉他们这就是当年你爹你娘童年的那些物质品,满足品。
zhiliaopapa(蝉的幼虫 )我的最爱,小时候捉了放在坛子里腌着 ,抓了还可以卖1毛一个,有厉害的人一晚上可以抓两百多 ,捉出来的时候还少了好几根腿,很可惜。现在贵了,都成了宾馆里的佳肴
我们那时叫甜茄,呵呵,那会家里孩子多经济条件也差馋了就去地头上找这种就野葡萄的东西吃,那甜甜的感觉,在记忆里那般绵长,也不知道现在的孩子们还会不会像我们那会一样,估计是不会了。

儿时那种乐此不疲的留恋,那剥开外皮,里面嫩嫩的草芽,能嚼出一嘴的汁,那一嘴柔柔的青草香,想想那是怎么会觉得这个东西好吃呢?


槐花儿,那么香甜,记得小的时候家里还住着老房子的时候就在堂屋门前有一颗槐树,一到春天嫩绿的叶和雪白的花搭配的是那么的协调,看着就叫人舒服。从树上劈下一个枝杈,边走边吃,妈妈会拿来给我们蒸着吃,都成了记忆

芦草根芦草的根,甜甜的,起疹子的时候,爸爸就去西边的沙地里刨回很多,用它烧水,清火去毒,想念啊,童年,尘世和心灵都没有尘埃的童年,父亲现在也成了花甲的老人,时光就是这样,让你欲哭无地儿啊。


蚂蚱,秋收的时候,捉到蚂蚱直接在地里烤一下,可香了!!或者串一串带回家。。。,
谁说的以前清贫,食不果腹,放眼如今,再优越的孩子能有这么丰富的童年吗?那时的风是澄净的,天是蓝的,野地里的果子,从不曾用水冲洗,却是那么洁净!


榆钱多少榆钱的回忆,儿时的记忆如泉涌般袭来,眼眶又湿了,感动着每一个回忆的小细节,记得那个时候的什么在奶奶眼里都是那么的宝贵,一颗落下种子就会长得疯狂的树,奶奶都会很精心的去呵护,每年都会给树修理乱枝,树就可以长的很高很茂盛,奶奶说长大了又是一架好梁,最差还能当林快,上面的榆钱奶奶每年都会收集很多蒸馒头的时候放进去,要不就是蒸菜饼子,看到它就不由得想起了奶奶,我们长大了不再是幼稚的孩子,他们也老了,带着一辈子的辛酸,欣慰进了棺材。

葚子,记得小时候村里有好多养蚕的,成片的桑树,中午放学我们就好几个同伴一起去桑树地里摘葚子,看着紫色缀满枝头,手刚触到,已染了满指甲的紫,吃的没里带外的,吃的满脸都是,我就是这么一个怀旧的人,喜欢沉浸在回忆里无法自拔,同学们都已是当了新娘又当娘的人了,时光就是如此,一代新人出就有一辈老人亡啊。
擎波波儿没有人知道我吃了多少个这种东西,呵呵,若是珍贵的不老药,我也许会活很多年,童年,那任怎样也吃不饱的肚肚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

Copyright © 2013-2014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 zhizhebuhuo&yahoo.com(请用"@"替换邮件地址中的"&")

回顶部